栏目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孕晚期 > » 信息列表孕晚期

美国药价为啥这么高?有四个玄机!

发布日期:2021-12-20 05:50   来源:未知   阅读:

  同一种药,在美国的售价往往大大高于其他国家,包括澳大利亚、英国、加拿大、西班牙、瑞士等国家。举个例子,Humira,中文名修美乐(阿达木单抗),是用于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和强制性脊柱炎的药物,在美国的患者平均要花费2700美金左右才能使用,英国是1362美金,瑞士则是822美金。

  另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在美国看电视,经常在电视上可以看到各种处方药的广告轰炸,著名的有Lyrica(治疗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疼痛),Humira, Eliquis (抗凝药)等等。这些直接在电视上播放,直接针对大众患者的处方药广告,在世界上仅仅有两个国家是合法的,美国和新西兰。

  因为这样,每个大大小小的保险公司都必须独立地去与各种药厂来协商药价,分散了议价的能力,药厂往往可以对每个保险公司收取高价。美国只有政府运营的退伍老兵医疗系统(VA)可以与药厂议价,导致退伍老兵在VA系统药价较低。

  2. 美国联邦法律规定,作为美国最大的保险“Medicare”(美国联邦医疗保险,主要覆盖65岁以上老人,覆盖人口五千万以上),不能与药厂议价或者规定其覆盖药物的范围。

  任何通过美国FDA(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证明其安全性的药物,Medicare都必须覆盖。这一政策的结果就是,药厂对于新药可以毫无顾忌的定价和贩卖。

  同时,美国也没有一个国家级的监管机构来评估哪些新药具备足够的疗效改进,可以上市。只要通过FDA的安全性检测,不论这个新药是否在疗效上超过治疗同一疾病的现存药,它们都可以在市场上大肆营销和贩卖,即使他们仅能延长病人两周的寿命。一个例子是治疗转移性结肠癌的新药Zaltrap,很多医生认为其并没有大幅改进现有的疗效,但是其仍然以高达每个约11000美金的价格在市场上销售。

  这在其他国家可没有这么容易。比如美国的新药如果想要进入澳大利亚市场,必须由澳大利亚国家药物监管部门严格批准。他们不仅仅考虑安全性,而且要考察药物性价比,新药跟现存药物比较,是否大幅改进疗效,美国药厂提出的价格是否值得此疗效?一切考察完毕,此机构还要跟美国药厂讨价还价,用相对便宜的“批发价”将此药引进澳大利亚。这样,最后澳大利亚病人在享受一样药物的情况下,所承担的药价远远低于美国病人。和美国不同,其他发达国家主要将药物作为一个公共福利来调控,保证每个公民尽可能接受到必须的医疗服务。这种理念的不同,导致政策和药价的天差地别。

  由于美国对药价的宽松政策,导致制药行业成为一个暴利行业。各种资本有很强的倾向性去投资新药开发。大量的资金、风投涌入,期望新药被FDA批准之后可以大肆获利。结果是,美国引领了世界上大多数的新药发明,美国人民的确有机会享受到世界上最新药物的成果,然而也不得不承担其开发成本的大头。同样的药物来到海外,由于受到更多的价格调控,海外病人可以以一个更低的价格享受到新药,然而这中间免不了时间差。

  美国药价极度不透明,去医院看病很少看到处方药明码标价。药价根据谁来付费,以及使用的场景可以变幻莫测。同一种药,可以有市场价、批发价、平均市场批发价、打折价、医院加成、医生加成、药房加成等等。到底怎么定价,很多都是商业机密。这方便了药物中间商巧用名目,收取回扣。

  2018年5月11日,美国总统川普提出了他对于高药价调控的新政蓝图。然而他的新政没有触碰上述的关键问题,比如允许Medicare跟药厂直接议价,允许美国进口药物等等。所以制药公司的股票反而因此上涨,投资制药行业的行情仍然利好。可以说,这是药物游说团体的胜利。川普新政可以说是小修小补,那让我们看看他提出了哪些新政呢?

  竞选时,川普就接受了一直以来由支持的允许Medicare就其为老年人购买的药品进行价格谈判的提案,但这项议案长期遭到共和党和强大的制药行业的反对。本次的提议也远未达到目标,但它确实去尝试了政府和制药公司谈判的可能性。

  新政要求去尝试是否允许医疗保险计划根据不同疾病的情况为同一种药物支付不同数额的费用,探讨联邦项目中尝试“基于价值的采购”,制药商承诺如果药物效果不达标,就可以退款。制药公司和保险公司要紧密合作,及时沟通,以降低成本。新政重申以前的提议:让一些低收入老年人多享受非专利药,并允许他们保留一部分折扣。

  新政的关键是迫使其他国家提高处方药的价格。前文提到,美国的药品价格是世界最高的,但其他国家通过国家级医疗系统与美国制药公司议价,成功地降低了价格。川普认为其他国家轻松地利用了美国企业的创新成果,而美国高昂的药品价格(内含研发创新成本)补贴了全世界。美国欲通过贸易优势,解决所谓的“不公平差距”。但目前还不清楚其他国家是否愿意提高支出,或者这样做是否会导致美国制药公司会降低美国国内的药价。

  前文提到,美国处方药的广告无处不在,川普欲加强药价的透明度,引起人们的关注,迫使一些制药商降低价格。但这也会产生很多问题,前文提到,药物没有一个固定的价格,根据使用的场景,保险公司的不同,甚至在病房或是门诊开药,价格都不同。具体如何实施此政策难度较大。

  前文提到,由于药物价格的不透明性,因药房和医药保险公司之间的一些合作,中间商容易钻空子,得到变相回扣。川普欲立法提议禁止这种潜规则。

  美国对药物的专利保护,事实上造成药厂的垄断。制药商坚持专利保护,收回用于研发创新的巨额投入。但多年来,药厂一直以专利法采取各种手段来扼杀市场竞争,肆意获取利益。近来时常有一些制药公司拒绝提供药品样本交给其他非专利药厂,阻挠他们制造非专利药。川普欲采取强硬手段加以限制,强调美国专利制度将奖励创新,但拒绝成为保护不公平垄断的挡箭牌。

Power by DedeCms